主辦:中共衢州市委宣傳部

衢州市精神文明建設指導中心
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首頁 >> 文明城市 >> 新聞詳情

“創文”面孔: 城市因你而美麗

編輯:江文燕   時間:2018/8/14 17:15:07   來源:衢州日報   點擊:2221

  衢報傳媒集團記者 方俊 文/攝 通訊員 劉昕 周麗婷

  這個夏天,和天氣一樣火熱的,莫過于正在如火如荼進行的創建全國文明城市“百日攻堅戰”:街頭出現各種有趣涂鴉;違章搭建正逐漸被拆除;經過斑馬線時,機動車禮讓行人已成為越來越多人的共識……生活在衢城的各位,是不是多多少少“刷到”這場戰役的存在感?

  程國祥(后)接待顧客。

  “創文”,給衢城帶來巨大的變化,這當中,離不開眾人的付出,他們中,有執著的踐行者,在不同的崗位上揮汗如雨;有可愛的親歷者,用自己的實際行動支持工作;有熱心的參與者,為城市建設貢獻力量。

  我們截取了一些片段,記錄下這段日子里的一些人一些事,雖然平凡,也許瑣碎,但同樣可以轟轟烈烈留在城市的記憶里。

  雜糧鋪老板的十余次對話

  8月3日上午,市區天官橋14號,程國祥正在店里忙碌,老主顧宋先生出現:“老程,怎么搬到這里來了?別人跟我講起來我才知道。”

  程國祥笑了笑:“原先那個不符合規定,現在‘創文’,我肯定要配合工作。”

  自早上開門,程國祥與老主顧這樣的對話,已不下十余次。

  朱思佳和她畫的“快樂小鹿”。

  60歲的程國祥在天官橋賣雜糧20多年,在沒有搬進新店鋪前,他的“店鋪”開在一戶人家的儲藏室,由于面積小,常年把大半個攤子擺在路邊。柯城區府山街道坊門街社區工作人員說,這些年,她們不止一次找老程聊過、勸過,甚至聯合執法人員強制性關門,都沒能說服他另尋他處開店。

  直到這次“創文”。7月下旬,收到整改通知書的當晚,程國祥回到家和老婆說起此事,兩個人靜坐半天,最后一致決定第二天就去找店面。

  采訪期間,程國祥對記者吐露心聲:“以前擺攤不符合規定,心里總是擔心,我也不想折騰了。”

  花了不到一周的時間,程國祥在離原“店鋪”不遠處找到了合適的位置,并完成了搬遷。雖說租金比原先要貴上近一倍,但可以名正言順地開店經營,他說“值了”。

  程國祥的生意還是一如既往地紅火。記者采訪時,不斷有客人上門來,“老程,給我稱2斤小米”“老板,1斤黑豆。”有意思的是,顧客中沒有一人問價格,他們只是報出想要的分量或具體數額。他們說,“到老程這里買東西,不需要問多少錢1斤,他不會缺斤少兩,而且價格公道。”

  買完東西,很多顧客不急著走:9年前,程國祥的妻子中風,他一個人開店還要照顧病中的妻子,大家總要問下近況;程國祥愛下象棋,有人搬來棋局,等他忙空殺上一局……

  臨近中午,美俗坊公廁的管理員柴國金、何水仙夫婦捧著熱氣騰騰的飯菜上門,他們心疼程國祥不容易,3年多來,經常免費給他送午飯……

  對程國祥而言,雖說店址換了,但生活和從前沒什么兩樣,還是那些人,還是那些情。

  居民“紅管家”的雙休日

  柯城區府山街道天皇巷社區向記者推薦了一位“紅管家”,一個人拉來一支隊伍,利用雙休日,令背街小巷變樣。

  她叫朱思佳,30歲,是一名公務員。8月4日中午,記者見到朱思佳時,她正趴在墻上作畫。酷熱難當,她時不時甩掉額頭上的汗珠,或一口氣喝掉大半瓶礦泉水……

  連著兩個雙休日,朱思佳把父母所住的天皇巷社區好好打扮了一番。她召集了“隨手公益”衢州站的一幫小伙伴,在轄區里涂鴉、噴繪,電線桿、墻壁、通訊箱,經過他們的妙筆生花,讓人眼前一亮:那些俏皮的卡通造型,那些豐富的圖案,儼然成為一道靚麗的城市小景。

  最近,朱思佳因工作原因臨時調借到杭州,雙休日原本打算留在杭州處理一些事情,但接到社區打來的、希望她幫忙裝扮社區的電話,她毫不猶豫地接下了任務。在她看來,自己是城市的一分子,又是社區委任的“紅管家”,這樣的事不能缺席。

  朱思佳在“隨手公益”群里發出活動號召,半天不到,20多位隊員踴躍報名。她又組建了一個小群,讓大伙出謀劃策。很快,“眾籌”的構思順利出爐:卡通造型那是必須的,各種點綴圖案自然少不了,衢州元素也要融入進去,那就畫一只城市吉祥物“快樂小鹿”。

  雙休日里,朱思佳全身心投入到創作中,既是創作者,又是總管家,還充當老師的角色,忙得團團轉……

  對朱思佳和隊友們來說,能為城市建設貢獻自己的力量,在這座城市留下一些屬于自己的符號,已然足夠。

  何金根(左)給保潔員布置工作。

  保潔主管的“請假”

  時間轉到8月9日,太陽最毒的下午2點,53歲的何金根出現在市區美俗坊27棟,他的手里握著一份整治“十亂”清單,對著上面的工作計劃,一件件布置給保潔員。

  布置任務時,何金根精神狀態不錯,看不出什么異常。但記者還是注意到:他的左手包著紗布,右手掛著住院手環。

  “我剛向醫院請假出來,等下還要回去。”見記者問起,他有些不好意思,“上月底,我覺得身體不太對勁,就去醫院檢查,醫生馬上安排我住院,說我已出現中風的癥狀。所以最近,我一直在醫院接受治療。”

  人雖然在醫院,但何金根的心卻留在“創文”第一線。他是衢州名家保潔服務有限公司的管理員,管著40多名保潔員,主要負責坊門街、蛟池街一片的衛生保潔。“創文”攻堅戰打響后,公司的保潔任務異常忙碌,“除了日常保潔,還要協助街道、社區參與‘十亂’整治,事情很多。”

  何金根在醫院躺了3天后,就再也躺不住了,“上午我掛點滴,下午沒什么事,經過醫生同意,我一般會到片區,直接在現場處理。”何金根說,老板在微信上給他發過語音,叮囑他注意休息,“可是不管不行啊,電話總是響個不停,與其遠程指揮,還不如直接坐鎮。”

  “十亂”整治每天有一份計劃表,何金根一直帶在身邊,每完成一項就在上面打個勾,也只有在這個時候,他才會留意到右手掛著住院手環,才會想起來自己是個病人。

  好在,經過治療,何金根身體恢復得不錯,不久就能出院了。何金根說,他應該還會堅守在一線,但會兼顧一下身體,“我可不想再去醫院‘報到’了。”

22选5玩法介绍